当前位置:首页 >> 残友动态>>媒体报道

社会企业 赢利为了公益

选择字号【
  【背景介绍】
 
  社会企业,是用商业手段解决自身和更多的社会问题的企业。社会企业的萌芽在中国由来已久,却于本世纪才逐渐发展起来。社会企业如何实现公益与赢利兼顾,如何凸显其竞争优势,发挥更大作用,值得探讨。

  做公益能赢利吗?

  一个案例的启示:深圳郑卫宁“要知道它会赢,我才会投”

  笑言多年来都不知社会企业概念的郑卫宁,在不经意间,创立了“中国第一,世界第二”的社会企业。

  58岁的郑卫宁爽朗、健谈,如果不是看到他依靠轮椅行走,很难想象这是一位先天遗传重症血友病患者。1997年,郑卫宁与4位残疾朋友一起,用母亲留下的30万元救命钱,在自己家中创业。15年间,从最初的五位残友一台电脑,发展成如今拥有上千万资产的高新科技集团,在全国11个省市都有自己的分公司,员工3700余名,其中95%都是残疾人。这一切,都像是一个奇迹。

  除了企业的部分,残友集团又在民政局注册了8家社会组织,这是非营利性质的公益部分,而“残友”本身也在解决残疾人就业的问题。2009年11月,郑卫宁成立了“深圳市郑卫宁基金会”。自此,郑卫宁基金会、8家社会组织、旗下的32家社会企业,构成了“三位一体”的创新协同发展模式。

  基金会为企业和社会组织提供资金支持,企业赢利所得由基金会决定分配、使用,基金会根据需要,将资金投入到社会组织和企业发展中。“由于我们是给自己的企业和组织投资,所以我们非常了解要投入到哪些项目上去,而且要知道它会赢,我才会投。”郑卫宁说。

  当被问及“残友”在发展中存在的问题时,郑卫宁直言:“资金,有不少时候都会捉襟见肘。”深圳市民政局、残联对“残友”的场地等都有帮助,但住宿、伙食等实物性支出仍然占很大一部分。

  按照民政部门规定,残疾员工超过全部员工比例25%的企业为社会福利企业。而在残友集团,残障员工占到95%以上。对于这个数字,郑卫宁说这是“残友”发展的根本。这个平台对于残疾人有着不可替代的意义,如果这个平台也被一般的企业同质化,那对于残疾人是不公平的。他在自己的捐赠遗嘱里特别表示,未来残友集团残障员工的比例不得低于70%。

  社会企业,名字新却由来已久

  “社会企业是追求社会目标而不是利润最大化的企业”

  “严格来说,中国内陆还没有‘社会企业’,但在欧美乃至香港却是司空见惯。”广东省民政厅政策法规处处长王先胜说。中山大学公益慈善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健刚教授也认为:“挂羊头卖狗肉的多,他们中不少被商人们利用了。”

  那么,究竟什么才叫“社会企业”呢?朱健刚认为,社会企业需要具备几个特点,即必须是一家可赢利的企业,必须有社会使命,公司治理是透明的,一般情况下不提倡分红或仅有微薄的象征性分红。与一般的NGO(非政府组织)不同,社会企业不仅有解决社会问题的目的,而且寻求财务的可持续性,它是追求社会目标而不是利润最大化的企业。

  朱健刚告诉记者,在中国,“社会企业”名字虽然很新,但是类似的社会企业实体却由来已久。比如针对残障人士发展与保障的福利工厂,农村扶贫的合作社以及一些致力于改革的出版和传媒行业。在某种意义上,中国上世纪70年代的福利工厂就带有社会企业的性质。在2001年左右,中国社会开始谈及社会企业,直到最近三四年,社会企业才在一些机构的推动下迅速发展,包括给他们提供的培训、投资、支持、评奖等。

  社会企业究竟出路何在?

  “社会企业能否保持其公益性,最终还得看企业是否解决了社会问题”

  “与其他的商业组织相比,社会企业有其竞争劣势。”朱健刚坦言,这个劣势主要在于利润增长的动力缺失、品牌的社会责任高、不同参与主体间有博弈成本,但它又有一定的竞争优势,如品牌的知晓度和公信力高。

  那么,“社会企业”究竟出路何在?能否培育、涌现更多的“残友”?朱健刚指出,最重要的还是政府出台政策支持。

  尽管中国的社会企业暂时没有取得免税之类的政策优惠,但我国政府也正在探索如何推动社会企业的发展,如深圳出台了鼓励发展社会慈善类企业的文件。纯慈善的公益是很难持续的,社会企业应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快速发展,以多元化的融资方式和来源来增强自身的竞争力,用商业模式推动公益事业的发展,以便于形成可规模化的持续影响。“境外‘社会企业’的发展模式,小额信贷,公益创新型企业以及合作社模式都可拿来借鉴。”朱健刚说。

  正如王先胜所说,社会企业在欧美乃至香港是司空见惯的。好意慈善超市是一个致力于慈善事业的社会企业,作为百年老店,在美国和加拿大获得了7900万捐赠者的信任和支持,并将赢利中的82%投放于职业培训等慈善事业。

  大华盛顿地区好意公司首席销售官布兰登·赫利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,好意的经营模式在于它是一个以社会网络为基础的“社会企业”,虽为慈善事业,但完全商业化运作。在鼓励捐赠、出卖捐赠物、反哺就业培训等整个链条中,好意有着一系列配套举措,旨在形成一个良性循环,使这些旧物得以再次使用,将出售所得收入用于职业培训等慈善事业,进而造福社会。

  “公益慈善是社会和谐的基石,要发展‘社会企业’,要先管好‘民办非企业’(指民办学校、民办医院)、扭转‘重登记、轻管理’的大民政现状。”王先胜不无担忧地说。
  • 来源:本站人民网-《人民日报》
  • 点击:1859